深层重组下核与核建设的合并
时间:2018-12-30 18:08:38 来源:荣一平台注册 作者:匿名


电力中央企业的重组缓慢开放,各大电力公司首次亮相。在国电集团与神华集团合并的消息传出后不久,国家电力投资公司董事长王炳华向媒体证实,他与华能集团就合并事宜进行了接触。这使得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核电集团公司)和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的重组工作似乎略显平静。

3月17日,中核集团上市公司中国核能科技有限公司宣布,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计划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进行战略重组。重组计划尚未确定。计划完成后,需要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准。两天后,中国核电和中国核工业上市公司也宣布了这一消息。

不同于其他公司在宣布重大新闻时的态度,中核和中核重组的消息相对简单。

3月8日,刚刚完成新工作的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董事长王守军向媒体披露了中核和中核建设的重组,并表示双方都“喜欢坠入爱河” ”。爱的过程可能是一个快速的婚姻,或者它可能是爱情运行的十年。

对于中国核能与中国核工业的合并,该行业并未出现太多意外。 “这两家公司原本是一家人。”许多业内人士告诉接口记者。国家核安全局的一名中层干部告诉界面记者:“这两家公司有互补业务,重叠不多,重组相对困难。”

中国核能与中国核建设公司曾属于原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 1999年,国防科技工业体制改革,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分为中核集团和中国核工业集团。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继承了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的整体核心,承担了大部分产业。中国核建筑公司负责核电工程和军事工程的建设。

甲方和乙方的合并

大多数业内人士认为,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的重组对中国核工业建设具有更大的意义。 “中国核建筑是一个建筑安装单位。它的作用相当于乙方公司,该公司为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和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公司等业主提供服务。“中国核电集团(以下简称中广核集团)的一名技术人员告诉接口记者。

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官方网站显示,中核集团有13名领导成员,包括董事长,总经理,四名副总经理,总会计师,纪检组长,总工程师等。中国核工业建设高级管理层相对简单,包括总经理,两位副总经理,公司总裁,纪检组长和总会计师等六位总经理。“重组核和核建设的困难在于人事安排。”一位来自中国核能的退休专家告诉界面记者。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目前的核电王守军于去年12月从中国核工业集团转为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董事长。它更有可能成为新公司的最高领导者。中核建设主席的职位目前空缺。

CNNC的业务涉及核军事,核电,核燃料循环,核技术应用,核环境工程等领域。它建立了完整的核工业体系,是中国唯一拥有完整核燃料循环产业并能实现封闭循环的公司。如果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合并,新集团将形成核电开发与建设一体化的典范,产业链将更加完善。

鉴于中国核工业和中国核工业的数量,后者的业务更有可能被纳入中国核能,“它很可能被并入工程部门”,许多受访者告诉接口记者。 CNNC由100多家企业,机构和研究机构组成。中国核工业集团只有16个成员单位。

在中国的核电工程建设市场,特别是核岛项目的建设,中核已建成单一。其上市公司中核建设(601611.SH)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全球正在建设的核电站数量为60个,中核建设承担其中24个建设任务,占全球40座正在建设中的核电站。 %。

“但是单位的建设和安装取决于任务合同的数量。没有任务,也没有工作量。这完全取决于市场需求。在业主单位建造核电站后,将有每年收入稳定。“ CGN人说。

核建设压力的原因在于中国的核电批准进入停滞阶段。 2015年12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了防城港二期,三号,四号和田湾五号,六号四个核电机组,中国政府尚未发布新核电动力装置超过一年半。这导致中国核工业建筑陷入对未来业绩增长的恐惧之中。

核电工程建设是中国核工业的核心业务。然而,根据其上市公司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布的报告,2016年报告期内,中国核电建设核电工程建设业务板块实现营业收入101.72亿元,仅占主要业务的24.67%。营业收入。工业和土木工程建设业务已成为中国核电建设的主要收入来源。 2016年,工业和土木工程建筑业实现营业收入264.45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64.13%。6月14日,中国核电建设运行报告显示,今年1至5月,新签合同额206.78亿元,同比下降15.5%。新签的核电工程业务合同金额18.91亿元。它下降了72.5%。

2016年,中国核电建设净利润约为7.99亿元,同比增长0.12%。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上市平台相比,——中国核电(601985.SH)去年实现净利润81.08亿元,显然不是一个数量级。

盈利能力低是国资委主导中国核能与中国核建设合并的原因之一。上述中广核人士还告诉接口记者,“目前中国核电建设的工作量不饱和,业绩压力很大,中核的合并将得到缓解。”

然而,中核建设的一位资深人士告诉接口记者,两者的合并主要是考虑到中央企业的重组策略。 “中国核电建设的核电工程业务比例很高。近年来,核电进展缓慢,比例有所下降。它在其他业务中得到了加强。然而,总体增长率一直保持,“消息人士说。

为了改变核电业主之间“建设单位”的身份,中核核电建设近年来一直在推动高温气冷堆技术,希望成为第二批核电运营许可证。

2014年3月,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获得清华大学高温气冷堆技术推广许可证,成立核建筑清洁能源有限公司,为中国国家建设核能产业化推广和投资运营平台核公司。 2014年10月,瑞金高温气冷堆启动了该项目的初步可行性研究,成为中国核建设的重点项目。

但不幸的是,华能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华能)在中国的第一个高温气冷堆示范项目——山东石岛湾核电站投产缓慢,成本也在上升。第一批项目建设进展不顺利,中核建设瑞金项目的推进也受到影响。

“重大争议”

“如果与中核合并,中国核电建设不需要考虑核电许可证,依靠中核的研究能力和资金,可以加速推广高温气冷堆技术。”国家核安全局对接口记者说。对于两家公司的合并,行业观点并不一致。一些业内人士向界面记者指出,合并不利于专业化分工,不利于核电行业的市场竞争。

“中国核工业建筑公司是一家为其他业主服务的工程建筑公司。如果与中国核电合并,其他业主将受到限制,不利于市场竞争。对于一个行业来说,有几家公司在市场上竞争,这有利于良好的发展。“上述CGN人士指出。

“重组利益大于劣势,有利于中国核电产业的全面推广。”上述核工程人员告诉界面记者。

早在2014年,就中国核工业是否应该“伟大”进行了讨论。当时,业界经常通过中国广东核电公司的重组。中核集团官方媒体《中国核工业》杂志随后发表了一篇题为“飓风——《中国核体制改革亟需做好顶层设计》”的文章,暗示中远集团“逃之夭夭”,并强调核工业“大团结”的必要性。

文章提出核工业是政府中受到严格监管的产业。它不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在这种情况下,市场竞争不同的地方并不多。相反,它将使相关公司能够专注于政府公共关系。而且竞争较差。结果不仅提高了工业发展的效率,而且增加了国家协调的难度。国外同行将利用这种竞争关系,在技术转让过程中,寻找合作伙伴和市场发展,为国内同行制造矛盾,提高自身价值,最终牺牲国家利益。

中国核电董事长孙勤也表示,国内核工业资源的整合可以增强中国现有的核工业实力。他说,中国核电行业有很多核电公司,这些公司已经造成了业务分散和重复建设等问题。这不利于中国核电的走出,应整合资源,提高国际市场核能竞争水平。

电力企业改组

中国核与中国核电建设合并后,另外两个国家核电巨头——中广核集团和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以下简称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将面临更强大的竞争对手。但是,在电力中央企业重组的背景下,国家电力投资和中国广东核电也可能面临重组。中国核与中国核建设的重组是核电产业的第二次整合。最后一次是前中国电力投资集团(以下简称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以下简称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的合并。

2015年6月,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合并,原核技术公司董事长王炳华成为新公司董事长。国家核技术已成为国家电力投资公司的子公司。

在国家电力投资和上市重组后,中国核电部门正式形成了国家电力投资公司,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和中国广东核电集团的三管齐下。

通过重组,国家电力投资继承了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持有的仅有的三个核电“许可证”之一。

此前,在中国的核电市场,中国核电,中国广东核电和中国电力投资公司只有三家拥有核电所有者。他们持有核电运营许可证,可以获得核电厂项目的控股权。

核电站建成后,收入将保持稳定。国家核技术,中国核电建设,华能,大唐等五个发电集团也希望获得核电运营资格。通过与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的合并,中国核工业集团成功进入了核电业主俱乐部。剩下的中国核工业大厦,大唐和华能公司成为最有希望获得新核电许可证的公司,每个公司也都做出了核电市场的安排。

目前,中国电力中央企业正面临重大重组,除了国电集团与神华集团的合并已初具规模外,7月5日新闻报道,国电投资与华能集团正在接触重组。国家电力投资公司董事长王炳华回应了“它还在前进”的消息,而大戏也落后了,拭目以待。

如果中国核与中国核电建设,国家电力投资以及华能,神华和国电的合并,只有前五大电力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核电企业中广核集团,并未涉及重组。

国家希望减少市场主体,避免资源浪费,从而开放中央企业的重组。发放新核电许可证的可能性进一步降低。作为中国最大的核电运营商,中广核拥有核电质量资产和核电许可证。对于没有核电运营资质但希望进入核电领域的大唐,华能等发电集团而言,中国广东核电是一个理想的合并目标。

截至2017年5月底,中广核拥有20台核电机组,装机容量2147万千瓦; 8座核电机组正在建设中,装机容量为1027万千瓦。根据中国《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到2020年中国运行和在建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8800万千瓦。预计到2020年将有30多个单位投标。如果计算基于150亿每单位元,整体市场空间近5000.亿元。

虽然今年核电批准没有取得进展,但根据能源局年初发布的《2017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计划在2017年启动8个单位并推动新8个单位的前期工作。今年核电的开始仍然是一个高概率事件。

关于中广核与企业能源中央企业合并的传言并不多。除了上述核电建设外,它还与中国最大的煤炭公司神华集团有合并谣言。

今年5月,彭博社还报道称,中国正在考虑将主要火电公司和核电公司重组为三家公司,其中一家将神华,中广核和大唐合并为一家公司。

据彭博社报道,目前正在进行重组的神华和国电也在考虑在合并后寻求向新实体注入核电公司。

这家公司会成为CGN吗? CGNPC是否独立开发或寻求与企业电力集团合作?还是它接近核心,就像以前合并的两个三代核电技术“华龙1号”? “目前,我看一下上级领导人的意思。我没有公布最终公告。变数就在那里。”上述访调员向界面记者发表了这样的声明。